鬼话域名永久有效,其他鬼话网站均属盗版网站.独家原创鬼故事请认准: gui.ketaohua.com
当前位置:鬼故事 > 恐怖鬼故事
[恐怖鬼故事频道介绍]恐怖鬼故事
    丧尸夜半歌声(终结篇) 请点击进入:
    《丧尸夜半歌声(终结篇)》又名<尸叠学院>
    到处都是暗红的血水,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古老的木制地板发出轻脆的响声,就好像踏在了张明浩的心头,红色的喜装飘然而至,那是一个女人,长发飞舞,遮住了她的模样,但凹凸有质的身躯确让他有些口干舌燥,张明浩的心忽然平静下来,就这样浑身僵硬的躺在血水中望着她缓...
    夺命旅行3骷山鬼噬(上) 上章:《》、《》
    随着林雪在门外一声声的喊声,我们都醒了过来。

      “各位旅客,现在是早上六点半,我们七点钟将要准时出发。大家要赶紧准备,务必在七点前准备好。”连喊的声音都如此的甜美,与她清纯美貌的外表十分的相称。

      在她的催促下,大家都很快的做好了准备,拿上了该拿的行李在走廊上等着。我一出门...
    夺命旅行2之生存玄机 上章:《》
    “你们跟我来吧。”那位负责人说话了,在这里为了方便认识,我们暂且叫他鬼经理。

       由于兰兰晕倒了,我只好把她抱起来,好家伙,几年没抱都快抱不动了。我咬了咬牙,抱起了兰兰,跟了上去。现在我已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,比起门外的那些张着大嘴的死尸,在这个屋里反而更加的安全。我跟着鬼经理进入了隔壁...
    复仇-暗夜鬼敲门 故事发生在我们刚上高中正是大好年华时,我们开开心心的入了学。

      我认识了我人生中的最好的朋友——米佳,她长得十分漂亮是我们这一届里的级花。而我却相貌平平,顶多就算清秀而已。我们欢喜的度过了一个月,可就在第二个月时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。在我们卧室旁边的404寝室里有一个女孩子自杀了,听说...
    夺命旅行1之误入鬼团 我下了班回到家里一头栽在了沙发上,贴着这柔软的沙发,渐渐有了睡意,可老天偏不让我好好休息。

      “鹏鹏,快点来看看,你看看这家怎么样啊?”妻子兰兰正坐在电脑前找着旅行社。

      “随便吧,你说了算,我没意见。”

      “哎呀,你来吗,这是一家新开的,我们去的话会有特别的惊喜啊。”虽然兰兰说话的声音很兴奋也...
    感情输给现实 我一直以为我们分手是迟早的事情,在他,在我,我们都逃不过分开的宿命,所以我选择了分手。我们相差九岁,也许在现在的社会,没有人会觉得相差九岁是有多么大的差距,三年一代沟,我们之间有三个代沟,是,那三个代沟就是,我的父母,我骄傲的自尊心和他强大的占有欲。

      在一起三个月了,时间过的越久,我越觉得应该离开他,更...
    介绍几个超级恐怖的鬼片给我看? 其他回答(1)



    星皓电影香港荣誉发行的黑色惊栗新作--《黑夜》(Black Night),由香港、日本及泰国三地精英,跨国联手制作和筹备,用自家电影文化特色,拍成《鬼邻》、《凶洞》和《亡记》三段惊栗故事,誓要将亚洲最恐怖的怪谈现眼前,崭新惊吓体验一浪接一浪!濑户朝香、柏原崇、刘心悠、郭品超、黄婉伶、毕珍勒沙...
    流血的双脚 “铃铃铃”,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,“铃铃铃”,突然,在熟睡中的张宁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,看着那放在对面桌子上的手机,惊讶着明明记得睡觉前把手机关掉了的!无奈,并抱怨着接听了电话,张宁在来电显示上面看不出对方是谁。

      “喂?你是哪位?”“喂?”他又问了一次,此时,他开始发寒了,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,只能...
    别碰我的手 前言:


    有很多时候。情侣喜欢牵着对方的手走路;老年人喜欢互相搀扶着走路,其实那是很幸福的表现。古语说的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”。那不是很好吗?那是一种爱、一种心情、一种责任、一种无法用言语表现的真挚。但是往往牵手也是一种负担。牵着父母的手,会感觉到无比的宽容。父爱母爱给予的呵护。牵着老公老...
    日本超级恐怖医院游乐场视频介绍,一定要看! 由于视频是恐怖医院官网的无法下载,只能到官网观看,请大家见谅!上面是视频连接。

    日本富士急乐园中的“恐怖医院”已经被承认为世界吉尼斯记录中最大最恐怖的鬼屋。

    原本坐落在富士山角下的慈急综合医院是个很大的医院,有很优良的医生资源和各种优秀设备。后来院长和一些同医院的工作人员共谋,开始随便...
    诅咒之双面人 阿斌从一家公司里走了出来。他望了望天空有些刺眼的太阳,一脸的愤懑。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求职失败了,自打他毕业开始,这种厄运便一直缠绕着他,仿佛是被诅咒了一般。

      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辱骂着刚才那个不待见他的招聘者,一边向着公交车站走去。刚没走几步,手机响了,他看了看,是他打小的死党,昭。

      ...
    实事怪谈录之咒怨 1.怪声

    西街。

   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让原本安静的气氛顿时笼罩上了一层莫名的恐惧。蓝晓晓小心翼翼的往窗边靠了过去,轻轻的打开窗。对面是一栋空房子,正对着二楼的一个阳台,因为房主施工到一半发现超出了预计费用,索性搁置了下来。

    蓝晓晓倒是期望可以在对面看到什么,连续整整一个星期都出现这种怪现象,经常...
    网友的服装店 曾经有这么一个叫“鬼姐姐”的QQ群,这个群只有八个人,但是群里的人都很活跃,也很合得来,几乎亲如一家人。

      群内的车兰美是一位电力工程师。因为去西部工作,一个月多没有上网了,那里没有信号和光缆。回来时,她上了线。发现群里的其他六个人都给他留言。原来大家决定一齐去其中离得最近的一个网友,叫曲径...
    夺命旅行6死亡之水(上) 上章:《》、《》、《 》、《 》、《 》
    第二天清晨我才发现,昨晚我是一点没睡,却一点都不困。难道丧尸也不需要睡眠了,若是如此,我就有更多的时间思考问题了。

      虽是未睡,但我和兰兰却没有真正的交流几句话。想起昨夜,我对兰兰已没有了爱与关心,也没有主动和她说一句话。或许这种丧尸之身也是没有感情的吧,现...
    血染黑菊花 汉东村最近频繁发生人员失踪事件,经各方面调查也没有发现结果。整个村子都沉浸在诡异的沉闷气氛中。某工厂的办公室里,大家都聊着失踪事件,这时候,王会计抱着一盆菊花走来。

      “哪弄的这盆黑菊花啊,真罕见。”有人问道。常见的菊花都是黄色啊白色的,黑色的并不多见。老王突然沉下脸别过去,愣了半天,吐出两字...
    血色的洋娃娃 刚下完雨,空气中还是很潮湿,地面上的积水从尘土上滑过,肮脏的水缓慢滴流向了下水道。柳美挎着一个新潮的包包,站在街口等着红路灯。

      “姐姐,能带我一起过马路吗?”弱弱的声音吸引了柳美的注意,柳美转过头,是一个小女孩,穿着一身勉强遮住身体的单薄衣裳,眼睛没有睁开,怀中还抱着一个和她完全不符的新的红色洋娃...
    夺命旅行5骷山骨噬(下) 上章:《》、《》、《 》、《 》
    其中一个自然是我了,如果我的心脏停止了跳动,我也不会与大家有着不同的反应了。另外一个人大家或许也能猜得出来吧,对了,她就是林雪。大家挨个的摸了以后发现就我们两个还有心跳。

      当大家的心脏几乎全都停止跳动的情况下,为何我和林雪的心脏却安然无恙呢。我开始思考着:这...
    住进我家的女尸 小王独自一个人来到外地工作。工作是他表哥介绍的,听说是办公楼里的工作,小王一想自己没上过大学,能在办公室坐着上上班也不错。果断就答应了,也就置身一人来到了异乡工作。
    表哥还给他介绍了个房东,来看房子的小王皱着眉头地问:“这房子也太便宜了吧,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难不成还死过人所以才那么...
    雨落讲鬼故事之小夏 小雨我所身处的城市充满着未知,且冰冷,甚至是无情!因为身处在号称“冰城”的哈尔滨,所以小雨每件冬天都会看到路面冻死的人,有孤苦无依的老人,有流浪乞丐,有被人故意丢弃在野外的谋杀,有喝酒醉倒在路边被冻弊的酒鬼,还有许许多多的我不知道的死者,但是死因只有一个,就是体温过低。

      今天我就来讲一讲我遇到的一...
    人要脸,鬼要皮 民国11年,有一个叫做“小岗子村”的小村庄,里面住着一个富豪叫做“张百万”。张百万有的是钱,不过老婆肚皮不争气,只有一个女儿,而且这个女儿的容貌十分丑陋,脸上的皮肤就跟老树皮一样,一块块的粗糙加骇人。张百万为这个女儿那是费劲了心机,可是请遍了中外名医,都是一筹莫展。转眼间,女儿已经20岁了,再不找婆家就很...
    夺命旅行4骷山骨噬(中) 上章:《》、《》、《 》
    我们从山庄后面的小道往山后走,绕过一个小山头,远远地看到一个洞穴在另一个山头的半山腰处。距离有点远,我现在还看不清那个洞穴有多大。

      “大家要小心点,路有点窄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林雪不停的提醒着大家。

      “怎么那么像探险呢,路这么难走。”苏婷好像忘了,我们这就是探险,近...
    旅游惊魂7之死亡海岛 上一篇:《 》+《》+《》+《》+《 》+《》
    “啊啊啊啊!!!肥靖凯你还愣着干嘛啊!快划啊!”谢呅涛拼命的晃张靖凯。张靖凯被这么一晃,也看见了鲨鱼鳍近在矩尺。

      “你怎么不早说啊!”说着肥靖凯拼命的摆弄船桨,而且速度比谢呅涛和张俊豪两个人摇得还快……

      “它追上来了!”张俊豪大声喊道。

      “啊啊啊...
    你有看见我的腿吗 十字路口边,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边等车,突然有人问你:“你有看见我的腿吗?”

      阿布是旁边一所中学的学生,一天放学回家在十字路口等车的时候不小心被车子撞了,车子碾过了他瘦小的身体,断然的分成了两半,拖动着留下的内脏,鲜血流的到处都是,阿布的身子和腿被分隔两地。从此以后只要你在十字路口等车的时候听见有...
    呓语之亡命 上一篇:《》+《》+《》+《》+《》+《》+《》+《》

      踏~踏~踏~,男子在木门前站定,颤抖着将手伸向把手。他把心一横,猛地拉开大门,看也不看就把一堆黄符先撒了进去。一个直挺挺的僵尸迎面扑来,男子惨叫着倒地,大量的红色液体从他的喉咙处喷出……

      “好,卡。结尾处非常好,不愧是专业演员。”导演拍了拍那...
    逆袭焚尸炉(上)
    一辆红色的出租车穿过一片荒凉的秸秆地,摇摇晃晃的驶向前方一座孤伶伶的大院子,大院子的西北角有一座高耸的大烟囱,在傍晚灰暗的天空里如同怪兽的大嘴,不停的吐着滚滚浓烟,这些浓烟冲向高空,又随风渐渐飘散,把附近笼罩上了一股焦臭难闻的气味,像是……烧尸体的味道!

      出租车的后座上坐着一个二十二三岁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