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话域名永久有效,其他鬼话网站均属盗版网站.独家原创鬼故事请认准: gui.ketaohua.com
当前位置:鬼故事 > 家里鬼故事 > 破屋里的老妇

破屋里的老妇

发布时间:05-06  破屋里的老妇链接:http://gui.ketaohua.com/ggsjl/6885.html

  奇怪这儿的路真乱,还是问问看吧!」龚老大这样说著。

  「好!我去问。」乾脆坐在後座右侧立即接口说。

  「还是我陪你去好了,那里正好有家杂货店顺便也帮你们买些咖啡,我看你们昨天好像都没睡好的样。」龚老大说。

  杂货店门口,一个老人坐在长板凳上用食指与中指夹住香烟,双眼微眯仔细而用力地吸著。

  「阿伯!请问这个住址是不是在这附近?」乾脆和气地问道。

  「你说什麽啊?」老人停顿了一下撇过头看了乾脆一眼并没有回答,不知是他的耳朵有些背,还是对乾脆国语式的闽南语难以弄懂。

  「阿伯!伊是问你说附近是不是有这户人家?」龚老大提高了音量又说了一次,老人终於懂了,乾脆看著龚老大点点头表示感谢,老人接过乾脆手上的住址,缓缓拿起左口袋的老花眼镜,两眼眯得更小了,看了一会说:「又是来找阿俭伊厝(的房子),真奇怪阿俭的厝空了这麽久,这几年怎麽有想要租,破烂烂的厝有什麽好租的?!」老人唠叨了几句,走到屋外,食指指向大路细细地说了一次,告诉他们先往前走要如何右转左转,看到三条岔路後沿著左侧的路走过去,等看到一排竹林後,就可以看见阿俭的了。

  老人说得相当繁复声音带著浓厚的乡音,乾脆感到幸运还好有龚老大陪来了,不然甭说是记了,连听也是个问题。

  「阿伯谢谢,顺便也跟你买四罐咖啡。」龚老大这样说著。

  「奇怪你们为什麽这麽想租阿俭的厝?」龚老大正要否认,乾脆却阻止了他,说:「是有什麽不对吗?」

  「没~~~没什麽?」老人迟疑了一下,说: 「人老了厚话(多嘴),少年人别介意!」

  「阿伯,以前你是不是看到有人来租?」龚老大接著问了下去。

  「有啊!有一个查某囡囝(女孩子)在那里住了四年,说起也奇怪,伊一来就拿了一张画让我看,说有没有看过这间厝,伊的目睛(她的眼睛)全是黑仁(只看见黑色的瞳仁),看到就会惊(见到就怕)。一二个月前又有一个查某人来问,伊来没多久,那个查某囡囝就没看见了。阿俭那麽多年了拢是一个人,孩儿媳妇早就搬出去了,都是嫌伊厝破到这个形了也不改,阿俭那个老烦颠(老顽固)真是头壳硬空空(不会变通)。」

  老人说了好一阵,乾脆却只听懂了大概,龚老大又解释了一次,其实这个地方算不得是偏僻,但房子早已残破不堪阿俭却不愿将房子改建,因此子女也不愿和他同住,他自己个儿到是住相就老人所述当安稳,只过清儿、 不清儿的生母,还有他们都为著这房子而来,这便是老人百思不解的地方。

  「奇怪这个地方还有这样的房子?」房子著实令人意料,是间相当老旧的平房,黝黑腐朽的木门紧紧地闭锁著,破损外墙里原该密合的砖块也有明显的松动,从上头往下看是个左下角有著缺口的正方形,缺口的部份正是屋子的前院,房子的右侧似乎是事後才加盖上去,因为与房子的主体比较起来不仅颜色不一,外头补强的也是相当的拙劣,。右侧紧靠著浓密的竹林,而往左侧望却是整排四层以上的楼房,看起来不仅醒目而且显然的不搭调,就像两个不同的时空勉强地挤在一起。

  房子并没有电铃,从外头望进去乌黑阴暗,不像有人在家,但既然来了至少也该试一试。

  「喀喀喀!」

  「有人在吗?」

  木门伴随著敲击剧烈的摇晃,似乎再多用力一点,整扇门就会翻倒过去。

破屋里的老妇系作者发表在本站作品,本站拥有其独家授权,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取授权。

文章标题:破屋里的老妇 本文地址:http://gui.ketaohua.com/ggsjl/6885.html

佳鬼有约 <<上一篇 >>下一篇 头发的故事